河北衡水中学知名校友风采展(20)

2019-05-07 16:35:17   来源:原创  作者:校友处  点击数:540



河北衡水中学知名校友风采展(20)

 

马学良

马学良,男,1980出生,河北枣强人。衡水中学2000届校友,南京大学管理学博士,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博士后,国家图书馆副研究馆员,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1项,参与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2项,主持完成国家图书馆青年基金课题1项,一般项目1项,支持在研国家图书馆重点项目1项。在核心期刊(CSSCI)发表学术论文12篇。博士毕业论文《明代内府刻书研究》荣获南京大学优秀博士论文。

主要研究方向:古典文献学、古籍版本学、明清文献整理、图书馆学。

 

衡中忆往

  

当我敲下这个题目的时候,忽如打开了一道闸门,记忆的洪水奔涌而出。衡中,这个值得我们每一个从那里学习过的人都引以为荣。值得骄傲的名字,带给我们的是一生的铭记。

当年的衡中岁月,我们各自为了自己的梦想,奔跑在人生的跑道上。我们那个时代所谓的素质教育还只是一个朦胧的概念,其实学生的唯一出路仅仅是踏过高考的独木桥,所以,每一位同学几乎都是用尽了所有的精力来学习,除此无他。

那个时候的我们,都很清楚自己前面的路,除了努力学习之外,没有第二个选择,所以大家很有“不用扬鞭自奋蹄”的那种劲儿头。我曾经不止一次的跟我周围的朋友谈起过衡中,说的最多的,也是我们当时努力的情形。我说那是一段“两头不见太阳”的日子——早晨很早就起床,跑操、上早读,晚上十点左右才回到宿舍,回宿舍的路上已是满天星斗,我有边走路边回忆当天所掌握的知识点的习惯,也恰恰是因为这个习惯,让我每天都觉得从教室到宿舍的路很短很短,因为每天都有所收获,所以每天都是在甜美和极度的满足感中进入梦乡。

我高中读的是文科,当时的历史课本有五册:中国古代史1册,中国近现代史2册,世界近现代史2册。由于历史和政治是我的优势学科,所以我把这两门课程都安排在最不好的时间来学习,把好一点的时间让位给弱势学科。当时的历史学习是每天中午午饭前后,为了节省时间,我曾经有一年时间中午基本上只吃小笼包子,因为包子可以带回教室来吃,一边捏着包子吃,一边翻书,一年多下来,课本都跟包油条的纸差不多了,油光透亮,但是书本上的知识,也同样深深的刻印在我的脑海里。

让我们颇感幸运的是,我们所住的宿舍楼是当时刚刚落成的新楼,宿舍里地板白墙,连盛放衣物的柜子都是新买的铁皮柜,十分舒服。我当时睡在进门的上铺,跟我睡对头铺的是深县的赵旭阳君,记得他的床铺有两个特点:一是被子底下藏着几本书,而是每天晚上他都会把从家带来的零食放在床头。我与旭阳君白天是同桌,晚上睡对头,所以理所当然的分享他的精神食粮和物质食粮,他被子下面的书我基本上都读过,印象比较深刻的有《毛泽东的老师们》、《基督山伯爵》。

虽然是紧张的学习生活,但是毕竟是调皮的年龄。

作为一个衡水人,我至今也搞不清楚衡水的主要街道。当时的学校是全封闭式管理,紧张的学习之余,我总想着出去看一看校园外的精彩世界。于是,在一个周六的午后,我悄悄溜出了校园,跑到学校北边的一条街上买回一双凉鞋,而那条街,也是我在衡中那么长时间去过的最远的地方。回到教室里,我的班主任刘春雨老师正黑着脸等着我,毫无疑问,此次“出游”换来一顿猛批。

我中午不午休,下午就容易头疼,距上次买鞋事件不久,我就发生了头疼,告诉刘老师我想出去买药,刘老师问明情况后,让我继续留在教室学习,自己却骑上自行车去给我买药了。

 衡中的老师,教之也勤焉,待之也亲焉,如是者岂止刘老师。记得我们那个时候学校为了保障下午的学习效率,有午休制度,这在当时很多学校都是没有的。午休之后也是要整理宿舍卫生的,同学们分组轮流执行。有一天中午,我因起床迟了,搞完卫生已经上课几分钟了,下午的第一节课是语文老师郭富霞老师的课,当我悄悄进入教室的时候,郭老师对我说:“马学良,你是姗姗来迟呀!”一句话把满教室的人都得哄堂大笑,而我从此再也不敢迟到了。后来毕业后曾几次去看望郭老师,郭老师都对爱人说:“这是我的亲学生!”

也许正对了古人说的话,艰难困苦,玉汝于成。在衡中学习的岁月是艰苦的,也是充实的,我们每天上课、吃饭都要经过位于教学楼前的花坛,那里有我们的校训“追求卓越”四个大字,在路上大家行色匆匆,回到教室里大家埋头苦学。正是这样一路共同拼打过来,所以至今大家的感情也仍然非常深厚,我们班目前在京者19人,每年都要聚会一次,每次,我们都会回忆起共同的话题——衡中,我们的母校!我们也深知,“追求卓越”的母校精神,已经深深地融入我们的血液,鼓舞我们向上不息。

 


联系我们 | 网站留言 | 友情链接 | 版权声明 | 关于我们 |